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狂野骷髅旗 1-6

狂野骷髅旗 1-6
    第一章 杰里的

  1714年9月的一个阴郁的下午,变凉的微风吹拂着加勒比海面。

  在滚滚乌云之下,一艘单桅小艇鼓起小小的三角帆,向着令人心悸的波涛深
处驶去。

  在小艇的身后,巨大的“黎明号”上高高的桅桿直指天空,黑色的骷髅旗在
风中缓缓飘动。更远处,“海神号”和“掠夺者号”因为距离较远,看起来只有
“黎明号”一半大小。两艘船上海盗的黑旗也几乎看不清了。
  
      将近14米长的小艇上,一共有6个人,还有两只系着绳索的箱子。
在船中间奋力划桨的4名水手衣着褴褛,他们是“黎明号”在几天前的劫掠行动
中俘获的俘虏。此刻,他们忐忑而沈默地划着桨,时而发出用力的“吭哧”声。

  半个小时后,后面已经看不见“黎明号”的桅桿顶部了。小艇孤独地航行在
幽暗的海面上。

  那个坐在船头的人相貌兇恶,他头上扎着看不清颜色的水手巾,一件脏兮兮
的普尔波万上衣敞开着,里面的衬衣领口打开,露出浓密的金色胸毛。手里的长
刀插在鞘里,横在树桩一样粗壮的大腿上。

  这个年轻力壮、体态粗豪、目光兇恶的家伙,就是“黎明号”船长波尔•伦
恩的大副,杀人不眨眼、恶名远扬的杰里•亚尔曼。他冰冷、漠然的目光不时地
瞟着划船的水手,令那些人胆战心惊,不敢和他对视。

  身材高大瘦削的波尔船长在船的后部,他既要掌舵,还要用他熟练的技巧操
纵者三角帆,以补充四对桨力量的不足,让小艇的速度更快。他一头黑色的长发
简单帅气地用一条缎带扎在脑后,晒的黝黑的脸上一双狭长的眼睛瞇着,冷静地
观察着风向,操纵帆索的手臂上肌肉虬结,强壮有力。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海盗首领“黑波尔”船长,他和他那艘拥有32门火炮的
“黎明号”一样着名。他勇敢无畏,冷酷无情,在加勒比海航线上,令所有商船
闻风丧胆。

  船上的两只箱子里,是他和杰里最近2个月劫掠中分得的财宝。波尔船长是
个公正的头领,在他的主持下,每次抢到的财物,由船上的40名同伴按照规定
的比例分配。他作为头领拿4份,杰里可以拿3份,厨师、医生、舵手和水手长
拿双份,其他人拿一份。每个人都心甘情愿地跟随他,愿意沖锋陷阵,用性命去
换取价值不菲的报偿。

  经常有船员积攒下自认为足够的钱财后,选择离开,到巴哈马或者牙买加购
置一块土地,娶上一位姑娘,隐姓埋名地过上安稳的生活。但也有人在离开后又
选择回来,一方面是为了海上生活的惊险刺激,更重要的另一方面,还是为了钱
更多的钱。

  因为波尔船长在这一行的良好声誉,投奔他的人总是比离开他的人要多。这
使他的人手不断增加,也让他的野心不断地滋长。

  在积下的财富越来越多之后,他便把这些金币和珠宝埋藏起来。通常他和杰
里把财宝箱埋在一起。杰里作战十分英勇,几乎没有敌人是他的正面对手。但他
航海的技能只能说是一塌糊涂,和他说起海流和方位就是对牛弹琴。所以杰里只
好央求他,一起埋藏和保管他们的钱。

  一年前,杰里因为不服从长官的指令被从海军开除。当落魄的他来到罗亚尔
港的时候,波尔接纳收留了他。因为作战勇敢,很快升为大副。波尔把他当成兄
弟一样看待。

  这个来自苏格兰的家伙身体里流着四分之一日耳曼野蛮人的血。一双铁灰色
的深陷的眼眸里,闪动着肆无忌惮的野性光芒,当他咧开嘴的时候,就会露出大
大的、雪白的前牙。

  在航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前面的海平线上依然是笔直的一条线。但是波尔
已经感觉到临近目的地了,他计算着时间,仔细观察辨别着海流,并且不时高高
举起手臂,感受着风向,并且灵活地调整的帆的角度。

  在桨手们又划了将近200下之后,果然,右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
并且越来越大,并逐渐呈现出轮廓。这时一个荒僻的海岛,看起来方圆不过几英
里。

  “天都快黑了。用力,你们这帮骯脏的老鼠!谁偷懒我就用这把刀敲断他的
脊背!”杰里用粗嗓门大声的喝骂着,一边还用刀鞘敲打着船帮。

  波尔正在满头大汗地操纵着帆索,听见颐指气使的杰里,好像连他一起呵斥
了一样。波尔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嘲地摇摇头。

很多时候,他只好容忍这个目中无人、不知礼貌为何物的好兄弟。他拉紧帆索,
调整舵桿。小艇在桨手们卖力的划动和风力的催动下快速向着小岛驶去。

  这座小岛是小安的列斯群岛数百个无名小岛中的一个,位于委内瑞拉以北海
域上。波尔三年前来过这里,这是他十几个藏宝地中的一个。他对这一带的水文
和地理非常熟悉,加上他超强的记忆力,让他自信不会记错任何一处。

  他们把船停在一处礁石较少的滩头,这里的海滩较为和缓。波尔下了锚,把
一根长长的缆绳抛给第一个下船的杰里,让他把缆绳拴在一块突起的礁石上,然
后把装满淡水的水袋扔给了他。

  波尔把两只小巧的铁锨和两把小镐头分别插进捆绑箱子的绳索中间,然后用
低沈而威严的声音命令四个人两人一组,用準备好的木棍擡起两只沈重的箱子,
向岸上走去。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随身物件,扎紧腰带,系紧领口,将水手刀仔细地插在
身体左侧。从船舱底下抽出剑鞘细长的长剑,握在右手,轻轻地一跃,跳上了沙
滩。

  此刻天色将晚,西边的天光散发着最后的余晖,山路崎岖,长满了灌木。空
气中浮动着海风的鹹腥气味夹带着植物的清香。一行人爬过了不知几道山岭,波
尔在最前面计算着步数和方位。

  在转过一个凹下去的山谷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长着数十颗松树的山坡。这
些松树笔直挺拔,在这一片山野里显得十分突出。但是从远处却很难分辨出来。

  波尔找到了一块半人高的石块,他上去摸了摸这块石头的顶端,确认了地点
无误。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左边走出大约20步远,又看着远处的松树,
估计了一下距离,然后命令四个人把箱子擡过去。

  四个人顺从地按照命令放下箱子,他们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杰里咧着嘴自嘲
地笑着说:“见鬼,我下次保準还是找不到这里。”他摇晃着脑袋,扬起他的刀
鞘,指向四个累的筋疲力尽的人。“别偷懒太久了,赶紧干活,我可不想在这鸟
不拉屎的地方过夜。”

  四个人慌张地起身,拿起铁锨和镐头,按照波尔的指示,开始挖坑。

  这里的土质并不太坚硬,他们很快就挖出了两个不小的方形坑穴。杰里看着
他们的成果,想了想,骂道:“你们这帮偷工减料的懒鬼,就不能把坑挖大一点,
挖深一点吗?如果海上的飓风和暴雨来了,箱子还不露出来?”他生气地挥起刀
鞘没头没脑抽打着几个人,直到他们哀求告饶,才让他们继续卖力地挖。

  坑穴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大。可是没有听到停止的命令,四个人谁也不敢
停下来,只好继续挖土。波尔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够用了,不用再挖
了。”四个人擡头看了看杰里,杰里只是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并没有表示反对。

  四个人这才停手,从手脚并用地从深坑里爬上来。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迎
接他们的,是杰里闪亮的刀光!



                         第二章 老人和女儿

  杰里把刀上的血在死者的衣服上擦干凈,擡脚把尸体踹回坑中。

  波尔摇了摇头,道:“其实不必杀了他们,这太可惜了,我们失去了几个能
为我们干活而不用分钱的人。”

  杰里看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波尔,你太仁慈了。我知道你不想伤他们
的性命,等回到大船上,你就会好吃好喝地养着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感恩。如果
他们不愿留下,你就会给他们路费,让他们回家。可是这都要花钱的。现在他们
死了,这笔钱就省下了,我至少为你省下20枚里亚尔!”

  波尔微微一笑,耐人寻味的看着杰里,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

  杰里被看的有些不耐烦,道:“好吧好吧,说实话,我不相信他们。如果换
成我,就一定会拼命回来找这些箱子,这些钱他们两辈子也赚不到。我知道他们
一定会来找这些箱子。他们中间也许有聪明人,能记住路,所以他们必须死!”

  波尔双手一摊,道:“现在好了,他们都死了,你可以放心了。”

  杰里咧开嘴笑了,露出雪白闪亮、大大的门牙,满意地道:“没错,这样就
对了。这就是事情该有的样子。”

  波尔叹了一口气,道:“你将来会下地狱的。”

  杰里爆发出一阵狂笑,道:“波尔,你放心,我们海盗迟早都会下地狱的!
不过现在让我们先把这些活儿干完吧。”

  他们合力将两个箱子放进了另一个坑里。然后拿起铁锨将两个坑穴填满、填
平。他们把土用力地踩实,把剩下的土撒在松树林里。检查了一遍之后,波尔满
意地点了点头。

  他们找了一块干凈些的草地上坐下来歇息。杰里解开水袋,仰头狂饮了一番,
然后递给波尔。波尔接过来,也喝了几口,还给了杰里。他从怀里掏出烟草,放
在烟斗里点着,满足地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杰里接过来也吸了几口,一遍满足
地吐着烟雾,一边嘟囔着:“我不喜欢烟草,一两烟草跟一两白银的价值相同,
真是不值得。相比烟草,我更喜欢女人。”波尔微笑着说:“等你年龄再大一些,
你就会明白,烟草和女人对男人同样重要。”

  他们就像两个亲兄弟,甚至更加亲密。他们的钱财埋藏在一起,分享朗姆酒、
烟草,有时也分享女人,除了珀莉之外。杰里平日里紧紧地盯着珀莉,不允许任
何男人接近她。

  他们的体力恢複之后,夜幕也降临了。他们起身寻找来时的路,往回走。走
了一会儿,前面带路的波尔好像有些迷惑,看了一会儿后,选择了一条斜坡,杰
里似乎觉得不太对,扭头对波尔道:“我虽然记不住路,但是这条路不大像刚才
我们走过的那一条。”

  波尔的语调听上去有些冷漠。“是的,这条路我上次来的时候并不存在,所
以我们要去看一看。”

  他们翻过一条山脊,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在远处发现了一处微弱的灯火。

  一点点地接近之后,一座看起来简陋粗糙,但结实坚固的木屋在夜色里显露
出了轮廓。

  当他们悄声走近木屋的窗前的时候,听见里面有人在交谈。

  蹑手蹑脚地伏在窗前向木屋里看去,壁炉里火光通红,椅子里坐着一位头发
花白,身材健壮的老人正在和一位伏在他膝前的姑娘说话,那女孩显然是老人的
女儿。

  墻上挂着的渔网和弓箭,还有几只飞禽。从院子前面飘过来晒干的鱼腥味。

  显然,这时一户渔猎之家,只有父女二人。

  只听老人说道:“近几年海盗闹得越来越兇了,这世道真是不像话。如果是
十年前,我会和缉私队一起出海去把他们一个个捉住,吊在圣胡安的港口上。”

  姑娘崇拜地望着父亲,笑着说道:“您当年不是为查理二世陛下效过力吗?
您曾经捉到过几个海盗呢?”

  老人微微地笑了,抚摸着女儿的头,道:“那些亡命之徒看起来很兇恶,不
过大半都是胆小怕死的家伙。我只杀死过2个,得到了总督大人的奖赏,好多被
抓住的家伙,后来都被判了绞刑。”

  姑娘兴奋地摇着父亲的手臂,道:“我也要去捉海盗,您会带我去吗?总督
大人也会给我赏钱吧?”

  老人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老了,总督大人……”

  木屋的门被“砰”的一声,一脚踢开,打断了老人的话。眼里喷着怒火的杰
里沖进屋子里,二话不说,手中的长刀直奔老人而去。

  老人作势刚要起身,但已经来不及。在姑娘的惊呼声中,杰里的长刀迅疾地
插进了老人的胸膛,刺穿了身体,从背后探出刀尖,把老人钉在了木椅厚重的靠
背上。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