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那一天,在屏东

那一天,在屏东
(一

  我的同学Lin嫁到屏东已经三年了,在学校时我与Sophia、Lin
三人是死党,所以我与Sophia每年都会从台北到屏东找Lin叙叙旧兼渡
假。由于Lin只与她老公住,没有和公婆一起住,所以晚上就住在Lin家,
除了省旅馆钱外,也比旅馆舒服。

  他们家是透天的别墅,在顶楼设了一间视听室,除了全套的DVD家庭剧院
外,还有120吋大萤幕和一个小吧台,舒服的沙发与几个懒骨头,配上柔和灯
光,软软的地毯,光看就觉得舒服。因为是120吋的投影机,所以看影片时必
须把灯全关掉,只留下一盏可调亮度的投射灯,投射在沙发前放饮料的桌子上。

  他们家我最喜欢这间视听室,据Lin的老公说,这间视听室有20坪大,
天呀!这简直是住在台北的我不敢奢望的事。Lin的老公一直强调因为屏东的
房价、物价都比较便宜,所以才能将房子布置成这样,而且花了三年的时间才陆
陆续续添购完成。我想也是,因为去年来时还没有这间视听室,他们的年收入也
不是很惊人。有机会嫁到屏东其实也不错,可惜我现在的男朋友也是台北人。

  Lin的老公长得斯斯文文,有着运动员的体格、豪爽的个性,不能算是英
俊,算帅帅的那种,其实不算是我爱上同学的老公,只是那天不晓得为什幺会这
样。

  那天因为屏东下大雨,所以我们就没有出去玩。晚上开车到东港吃黑瓮串。
由于屏东到东港有一段距离,所以Lin的老公怕危险不敢喝酒,意犹未尽下,
Lin就提议回屏东再到广东路一间叫经典花园的啤酒屋。

  我们三个女人各点一杯Long island,Lin的老公则点一壶啤酒、几个小
菜,三个女人叽叽喳喳聊个没完,倒把她老公冷落在一旁。

  也许聊得太高兴,不知不觉已叫了第二杯,这一杯还没喝完,酒的后劲已开
始发挥作用,三个女人脸喝得红通通的,话也越来越大声,Lin的老公在一旁
时而摇头叹气,时而要我们小声一点,不知如何是好。

  不一会Lin先喊不行了,想回家,于是要她老公帮她喝掉剩下的半杯Long
island,她老公一口气喝下去。看到这情形,我和Sophia如法炮製也吵着
要她老公帮我们喝,以前可不会这样子,大概是与她老公越来越熟,且在酒精的
催化下,大家起鬨。这下子可苦了她老公,将近一杯半的Long island她老公皱
眉喳舌的喝了将近半小时才喝完。买单离去。

  回到家,一个个洗完澡,大家都换上轻鬆的家居服就窝到顶楼视听室,挑了
一部她老公收藏的DVD《颠峰极限》,画质、音效都很棒,比在电影院看还舒
服,因为隔音做得很好,所以虽然时间不早,也不怕吵到邻居。

  而Lin大概因为已经看过,而且喝了酒,所以看没两下就回房间睡觉,只
吩咐她老公陪我和Sophia。我和Sophia喝茶,Lin她老公则倒了
杯XO喝,或许是Sophia喝了一杯半的Long island,不一会就睡着了,
Lin她老公只好带她去客房睡觉,顺便下楼洗澡。

  我喝得最少(大概只一杯的Long island),又因为这部片子实在很好看,
所以就继续看下去。我很怕一个人在深夜独处,便藉口看完后机器、电灯都不会
关,要求Lin她老公要回来陪我看。他有点无奈地答应,因喝了三种酒,使他
觉得昏昏沉沉想睡,并说要先洗个澡,提提神再上来陪我。

  安置好Sophia之后,Lin的老公洗完澡换了件短裤和内衣回来,坐
在我后面的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不时还评论一下剧情,而我则是半
躺在地板的懒骨头上。

  也不知看了多久,后面居然传出了一阵阵的酣声,我本能地回头看了一下,
这不看还好,一回头居然看到她老公春光外洩的一小部份下体,我赶紧回头盯着
萤幕。影片中爆炸、雪崩轰隆隆的音效声似乎掩盖不住心里头怦怦跳个不停的心
跳声,因喝酒而微热的脸一下子变成灼烫,剧情在演些什幺已经不知道了。

  而后面的酣声持续而平稳传来,使我更加按捺不住偷窥的慾望,仗着酒精鼓
起的勇气再回头看一眼。因为我是躺在地板的懒骨头上,而Lin的老公是坐在
沙发上,所以我一回头,看过去的第一眼就是那部位。因桌子上的投射灯有投射
範围的关係,造成她老公的上半身是陷在黑暗中,而下半身确恰好在昏暗光亮之
中而显得朦胧。

  我定了定神,先找到投射灯的开关,将它扭到最大的亮度,然后将音响主机
的音量调低,再仔细地看:她老公穿一件很宽鬆的四角平口裤,因为睡着了使得
脚张了开来,让我很方便的能从裤口顺着大腿往里看。

  从这里只可以隐约看到一小部份,实在无法满足我的偷窥慾,我慢慢地爬过
去,跪在柔软的地毯上,先深呼吸几下,摒住气息便将裤口轻轻的往上拉,因为
那件裤子很宽鬆且不会很长,于是很轻易地能拉到我能一览无遗的程度,并一面
倾听酣声有无改变。

  只见略呈粉红色的龟头被包皮盖住一小部份,因看不到冠状沟,所以更加增
添了点神秘感。整个阴茎的颜色并不深,与旁边大腿根部的颜色比较只稍微深了
点;阴茎慵慵懒懒的枕着阴囊里面的两颗蛋蛋,不很粗,而长度比阴囊稍长,目
测一下大约有9-10公分,龟头因而感觉悬空于阴囊之外,使得阴茎看起来有
一种修长而讨人喜欢的感觉。

  阴囊的颜色与阴茎是一样的浅褐色,更衬托出粉红色龟头的……可爱(那时
脑海闪过的形容词,也许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白白净净的,当然size要大很
多。而我的男朋友,阴茎、阴囊的颜色都是暗褐色,更没见过白里透红的粉红色
龟头)。

  我现在的男朋友勃起时长度约有11-12公分,做爱时我都已经感很满足
了,真不知Lin的老公勃起时会有多长?被这种阴茎插入体内的感觉不知是什
幺滋味?想着想着,开始觉得阴户的淫水在分泌,内裤有点湿湿的。

  移动一下眼睛的角度再往上看,咦?真是太神奇了!她老公居然没有阴毛,
难怪刚刚有觉得像是看到小孩子的感觉。再仔细一看,却发现其实有很短很短的
毛,我恍然大悟,原来他把毛给剃光了,真不知他们夫妻俩玩什幺性游戏,搞不
好Lin也剃光了。

  看着她老公整个阳具的感觉,真是越看越好看,好想拿在手上玩一玩,低下
头去用嘴巴亲一亲、含一含。对我男朋友从来没有这种主动要去含的冲动,我男
朋友的阴茎属于黑黑的、粗短形,毛又多又密又捲,看起来就觉得好像髒髒的,
跟她老公的比起来,我男朋友的好像非洲土着,这次回台北要想个办法让我男朋
友也剃光看看。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身体越来越感到燥热,这时突然发现龟头的马眼上有一
滴液体,不知道是尿,还是前列腺液?我不由得兴奋起来,听酣声并没有降低,
反而比刚才更大声,我想他已经达到酒醉熟睡的状态,便大着胆子用左手提着裤
口,将右手缓缓伸到里面,并小心不去碰到大腿与其它地方,怕他突然惊醒,那
我就真的糗大了。

  然后我用食指将马眼上那颗液体轻轻的抠下来,手缩回来时那液体却拉成一
条细丝,在投射灯的照射下,闪耀着晶莹的光芒。看着这情景,我越来越兴奋,
将手指拿到鼻端闻一闻,没有味道,再将手送到嘴边,用舌头小心的舔着,有一
点点鹹味,似乎还有一点淡淡的酒味,滑滑的,在嘴巴里不容易化开。

  因为从没嚐过这种味道,我贪婪地用手指再去搜括,这次更大胆地用食指与
姆指轻轻的、轻轻的在马眼上挤一下,有一小滴,比刚刚多,这次直接送进嘴里
吸吮起来,好像吃完食物在吸手指一样,(写到这里还是觉得那时好丢脸),并
幻想着如果现在喷出精液,能让我满口接住不知道有多幸福。

  回想着与男朋友做爱的感觉,品嚐爱液在两片嘴唇与舌头间滑滑的、有点张
力的味道,这时子宫与阴道突然感到一连串强烈的收缩,我这没用的女人竟然就
这样高潮了!

  我的内裤早已湿透了,一些淫水甚至沿着大腿流下来,虽然没人看到,我还
是觉得很尴尬。那时真不知自己在想什幺,我竟然将流下来的淫水用手指头颳一
颳收集起来,一些抹在他的龟头上,一些则小心翼翼地抹在他的嘴唇上。

  也不知道是我手太用力,还是他的嘴唇比鸟鸟敏感,他居然头摇了两下,我
吓得赶快将裤子放掉,一颗心快停止了。还好他只是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继
续打呼,没醒过来。这下子不就把我的淫水也舔了进去?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
异样感觉。

  转头一看,影片不知何时早已演完,坐回原位,将所有遥控器的power
键一一按掉,四週恢复寂静。我回头看着Lin的老公,呆想着刚刚的事,脑海
中一直幻现那粉红色龟头,它勃起的样子、喷出精液的样子,又想着马眼上分泌
的爱液,心想男生在没勃起时怎幺会分泌?还是在睡着前对谁动了淫念:

  是Lin?他刚刚去洗澡时有回房里拿换洗衣裤。以前我跟Lin睡在一起
过,知道Lin有裸睡的习惯。而且他今天好像回房很久才下去洗澡,该不会刚
跟Lin做完爱才下去?

  是Sophia?他刚刚带Sophia去客房睡时不知有没有怎样?印象
中Sophia今天晚上穿得很暴露,Sophia晚上不但没穿胸罩甚至没穿
内裤,刚在洗澡前她跟我讲说内裤带不够,晚上洗一洗还晾在客房外的阳台上,
还问我现在穿的那件短裤会不会走光?我还跟她说:「当然会,小心点,要常常
遮掩一下。」Lin她老公刚才是又扶又抱着半醉的Sophia下楼。

  还是我?我是最后一个跟他同处一室。我现在的穿着很随便,一举手一投足
都会走光,从细肩带背心的任何一个角度,都能轻易看到我没穿胸罩的乳房与印
在衣服外的乳头,短短的热裤,我一低头就能看到跑出内裤外的几根阴毛。

  想到这里,低头看自己被淫水湿透的内裤,突然一阵慾火又起,趁理智还没
被性慾盖过时,赶快去洗个冷水澡,要不然真的会对不起Lin,于是我起身要
将Lin她老公摇醒。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