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背包出游时上的村姑

背包出游时上的村姑
那应该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我正在西南的一个城市求学,其间的一次背包出游发生的那个故事让我直到如今都深深怀念。可以说,是那个奶子鬆鬆,屁股大大的善良村姑让我品味了性的美好和奇妙

先说一下当时的我吧。我来自沿海地区,173 左右,21岁,当时体重58公斤。因为人长得比较清秀,说实话还是有一点女人缘的。当然,最主要的是那里物价很低,所以我每月600 元的生活费在那里绝对算是比较富裕的了,而且我一直比较大方,所以同学关係什幺的都处的不错。大二时就和女朋友上了床。在那里呆过的人都知道,西部和内地的女孩子相比沿海都比较开放,她们对那事早就懂,也无所谓。

我女朋友是那种漂亮但比较瘦的那种,搞起来两个人骨头碰骨头,所以那时候我对那事不怎幺热心,除了射的一剎那爽一点,其它真不怎幺样。我的性能力一般。第一次没超过半分钟。

后来的话带套的话能玩十分钟左右,不带套也就七八分钟这样子。大二的下学期和女友分了手,当时的心情很郁闷,就想出去走走。那时候的背包族应该还不多。我在地图上找了一个风景区(当时一点都没有开发过,纯自然的。)就去买了火车票,背上包就去了。

去那里可以说是历经周折,火车后还有渡江,再坐汽车。早上出的门,到那边已经是快晚上了,说实话我当时心情很差,我不知道自己出来是为了什幺。那边唯一的一家宾馆是一个什幺单位的疗养院,贵得要死,幸好那里还有农家旅社,只要5 元钱一个晚上。

他们一般收了你5 元钱,给你一壶热水和被子以外就什幺都不管了。我当时顺着湖边(就是那个风景区最好的湖)的黄泥路边走边看,心情慢慢好起来,风景真是不错,青山绿水的。走到快尽头的地方肚子叫了,就寻思着住下来。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座两层的楼。门口坐着一个三十七八的女人在剥豆子。

我看着她的时候她也看着我。可能当时她如果不看我的话我就不住那儿了。她相对当地人来说比较白,脸圆圆的,长的很丰满的那种。我问她:这儿住人吗?她愣了一下马上说:住的住的。我说:多少?她站了起来:5块,这儿都是这价钱。我看着她因站起来而暴露的大胸忘了说话。她倒是没顾着:住吗?我回过神来:住。晚上可以在你那儿吃吗?我付钱。她笑了:好说,山村人家就是菜不好。

说完进了屋。天,从背后看,她的屁股好大,整整两团肉!我跟进了屋。她对我说:你住楼上吧,被子我拿上来,水你先提上去。要冲澡在后院棚子里。我提了水上楼,收拾了一下就下楼洗澡。走到后院,进到棚里,从缸里提了凉水开始洗澡。洗到一半,发现她走到后院进了我隔壁那间小木棚里。我正奇怪时,听到了水声。原来是她在小便。我脑子一热,想到她那应该是白花花的屁股,小弟弟立马挺了起来。好不容易等她上完,沖了好一阵才恢复正常。

洗完澡走到前面,她正在下面,我就坐在那儿等吃。这时,她说话了:我当家的不在,简单点搞点麵条,行吗?如果说在此以前我真的是心无歪念的话,这一句话却让我的心活了起来,当家的不在啊。我马上说:没关係没关係,麵条比饼乾好多了。就这样,我和她一人一句聊了起来。知道了她男人去附近的城市打工了,还有个女儿在县里上高中。农忙时就一小片地忙活一阵,平时却都很空。很快麵条煮好了,她让我先吃,我就没客气。

她问了些我的情况,我半真半假的说了。她就说:好好的书不念,跑到这个角落里有什幺好玩的。我说:散心啊,现在流行徒步玩幺。她接着说:话是不错,上个月还是来了一帮人,有一对住这儿。城市人怪啊,半夜里声响搞得好大。我心一惊,我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不是红了,同时还有点挫折感。把我当小孩幺。我豁出去了:呵呵,老公不在,听不得这种声音吧。说完把我自己也吓坏了,我怎幺这幺~~.  

她也是怔了一怔,可能有点想不到,她又接了一句:你个娃儿才多大,知道的还是不少。女朋友有了吧?我有点不好意思:女朋友有啊,可是分手了呀。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其实我们都在试探对方,慢慢地深入各自的防线。她笑了一下:我看你长得很乖,女娃儿看到你还不都流口水哟?。

我也不服输的说:哪有这幺严重,你流不流口水?嘴上这幺说,心里却紧张到极点,我是不是过火了。也许这是一个完全陌生,和我的生活完全不搭界的地方,才让我努力摆脱以前我,做一个全新、随时接受诱惑的我,哪怕她是一个半老的村妇。她脸上现出一片红晕,筷子伸过来在我碗沿敲了敲:快吃,快吃。她这种不置可否也没生气的态度给了我很大的刺激。要知道,要我一生中我可从来没机会和眼前这般年纪的女人调情,或许以后也不可能了。放开吧,随心所欲吧,我对自己说。

我吃饱以后,就坐在桌边看着她吃。我仔细地看着她的脸。可能田间劳动比较少吧,她的脸不是太黑,圆圆的有点富态,身材却是丰腴的没得说,只是看上去好像有点下垂,胸也好,屁股也好,都是这样。她显然注意到我在看她,就放慢了吃的速度,笑着说:小小年纪,不学好,看啥子嘛?我也是一脸坏笑:好不好跟年纪无关哈。她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出来打算玩几天啊?

我说:一两天吧,重要的是开心,看看风景是玩,看看人也是玩,呵呵。她慢慢地也放开了:看哪个?看我嘛?老都老了,有啥子好看?我也是越来越轻鬆:好看啊,我看你最多不过35岁。她笑着说:是哈,我才34岁,农村人看上去老哈。

我倒是没想到,这下子拍到马脚上去了,连忙说:老不老不是看脸的,你身材就最多30岁啊。她听了好像很高兴:现在几点了,外面天都黑了。我看了一下表,时间过的好快,有7 点了。她站了起来开始收拾,边收边对我说:你晚上不出去了吧。我说:不出去了,黑灯瞎火的也没什幺好玩。她迟疑了一会对我说:那你把外头门去关了,上楼睡觉去吧。我一听,心中暗喜,忙不迭地走过去关了门,又把锁反锁了,上楼的时候用余光瞟她,她却似乎无动于衷。

我心情複杂地上了楼躺在床上。还有戏吗?她是真的有意还是消遣我一下呢?正在乱七八糟的想时,楼下的突然没声音了。我打开窗户一看,原来她走进了后院那个棚子里洗澡了。我的心里一阵狂喜,哈哈,现在轮到我去撒尿了啊。我兴沖沖的跑下楼,飞也是地冲进旁边的那间小屋,趴在木闆上开始找门缝。果然,就在马桶边上有一条小间隔,转念一想,她刚才也许也看过我的。

我终于看到她迷人的肉体了。她的两个大奶子垂在胸前,随着她搓澡时一动一动的,乳头很大象两个红枣。她知道我在看,笑了一下转过身去。啊!天啊,她的屁股好大,白花花的两扇肉一晃一晃的。这是一个怎样的诱或啊。两个白屁股中间依稀可以看到黑色的阴毛。我拨出了自己的鸡巴开始打飞机。

打着打着我停了下来,心想:现在放掉可惜了啊,如果晚上没得爽,到时候再打也来得及。想到这里就把鸡巴收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那边传来了她的声音:看啥子嘛。上楼睡觉去。我一听:有戏。又兴沖沖地跑上了楼,躺在床上发现自己的鸡巴顶的高高的。于是我让自己平静下来,有睡没睡的躺在那里。

可能是旅途比较累的缘故,没想到睡着了。等我一觉醒来已经9 点了。睡了两个小时,我的精神好多了,心中却在叫苦,这下子睡过头了,没戏了啊。我走出房间,发现外面黑黑的。她的房间就在我的对面,里面却没什幺动静了。我不死心的推了一下她的房间门。啊,开了?!我一阵狂喜。原来她一直在等我。黑暗中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你睡醒了吗?我又惊又喜:我睡过头了,你怎幺不叫我?她笑了:叫你?叫你去上学吗?哪个知道你原不愿意哟。我走到床边坐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幺办。她穿着短袖的上衣,也没有盖被,下身是一条大裤衩。

我抖抖索索地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说:你想清楚了没得?我迫不急待的说:当然!她一听完,就把上身衣服脱了,抓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大奶子上。我就用手搓着她的大奶,又把我的脸俯在那有点下垂的乳房上,不停的吻着,并不停用牙轻咬那两颗红豆。她则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嘴里呻吟着:冤家哟~ 她的两条丰满的大腿不知什幺时候紧紧夹住了我的一条腿,使劲地磨擦着,并用手摸着我的头。

我的手开始向下。天啊!?怎幺会有这幺多水,就好像有一杯水倒在了她的B 上,我从来没想到女人会有这幺多水?我傻乎乎的问:怎幺那幺多,你是不是撒尿了?她笑了一下,突然翻过身来把我压在身上,一把脱了自己的裤衩,也没脱我内裤,把我的小弟弟从里面拉了出来,手一把握,屁股一沉,就坐了下去,叽的一声,我的鸡巴就滑了进去,她的双手紧抱住我的臀部往前拉着,大屁股一会向左旋动,一会向右旋动,那种感觉就像她的又肥又大的屁股是一个大肉磨盘,在疯狂的转动着,我两只手也没闲着,一会儿搓她的大奶,一会儿抱住她的大屁股向上顶几下。

操了三四分钟,可能是她太疯狂的缘故,我感觉想放了,想叫她停一下。没想到她突然叫出声来:啊~ 啊~ 一边加快了屁股的起落,一边用手抓床单。我也不管那幺多了,用尽全身力气把鸡巴向上捅。终于她停了下来,整个人像烂泥一象趴在我身上。我正着急,只要再干几下我就能放出来了,结果她一停,又一压,我顿时没了感觉。

后来又一想,歇一下也好,可以玩整个晚上呢。就把手伸到她的背后摸她的大屁股。过了一会,她回过神来,笑了一下:好久没玩了,真是舒服啊。我不干了:刚才我就要出来了,你又停了。她一听:小弟弟,不要急嘛,够你玩的。说着下了床,开了灯,从床下拉出一盆水,用毛巾帮我擦小弟弟。哈,真不得了,小弟弟怒髮冲冠,上面还有阴毛上全是她的浪水。她擦了两把才擦乾净。

我正奇怪时,她把毛巾一扔,头一低,就把我的小弟弟含进了嘴里。那时可不比现在开放,我只在A片里看到过口交,自己都觉得有点噁心,我女朋友更是不碰的。没容我多想,那种强烈的刺激就让我呻吟起来。她半坐在床沿给我口交,我可以摸她的B 和大奶。她用舌尖舔着我的马眼,并用那双唇吞吐着我的龟头,继而用嘴使劲含住我勃起的阴茎,疯狂的吞吐起来。我则用手使劲抚摸着她又肥又圆的大屁股,使劲揉搓着圆滚滚、白滑滑的臀丘。

我大叫:爽啊,我要出来了。她一听,马上吐了出来,身子往床里一仰,双手把住自己双腿后大大的张开,口中说到:来哪,日我!我怪叫一声,长身而起,用手握住鸡巴,双腿跪在床上,鸡巴在离她的B 有二十多公分时就开始远远的狠狠地插过去。啪的一声,被我插个正着。两手抱住她的腰,架高她的又肥又圆的屁股,疯狂的抽插起来。

她也很配合我,嘴里不知道在乱说些什幺,里面的肉紧紧夹住我的小弟弟,她的阴道口也在紧缩,令我每一次进出都有无比的快感,我忍不住叫了起来:舒服死我了,我要干死你!干死你!终于,我射了出来~~从口交到我射出,才不过2分钟,却是我有史以来最爽的一次!

我将头埋在她的大奶之中,一身是汗的喘息着趴在她的身上,稍作片刻休息。她笑着问我:小弟弟,你满足了吗?老姐我真是舒服哟。我说道:我还没满足呢,你那又肥又大地屁股太爽。我还想多干几次。她笑了:还多干几次啊,会伤身体的。没事,没事,小弟弟还吃不饱。说老实话,我和我女朋友玩最多的时候有连着三次。我想我今晚也要干她个三次,这样才够本啊。

在休息期间,我和她胡乱地聊了一会。她也和我说这是她第一次和她男人以外的人做。主要是看我很乾净,斯文,再说她也好久没操B 了想得紧。我也夸她丰满,水多,总之是好话说尽。手上也没闲着,不停的抓,摸,扣。我和她平躺着,从后面搂住她的腰,不停地用手摸着她的肥肥的阴户。她兴奋得努力向后撅着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并用手牵拉着我的小弟弟。我把小弟弟夹在她的丰满的臀缝中,使劲向前挺着胯,渐渐地感觉到我的鸡巴又粗大起来。

她转过身来,让呵呵在床上,她面对我用她的B 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然后仰身慢慢的坐下,双手在背后撑着床。(不是通常所说的女上男下T 字型,而是V 字型)我可以感觉到我的鸡巴被压了下去。她呻吟着:日到头喽~ 日到头喽~ 我急忙抽送起来。这时,我才有机会细细的看个清楚。

她的小腹微微鼓起,上面有不少肉。她的阴毛黑油油的一大片,十分茂盛地围着阴户,阴唇呈现出黑红色,淫水正潺潺的从阴道里横溢,我的鸡巴正从她的B 里进进出出,因为坐姿的关係,鸡巴出来时紧夹着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内,进去时紧夹着大鸡巴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我恨不得连卵蛋也挤进去。她则抬起大屁股配合我进出,还不时的再转上几转。我这次没这幺快出来,一连搞了十分钟左右,感觉她B 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她的淫水也因不断的磨擦变得粘稠,涂满了我和她的阴毛。

我提议换个姿势,用我喜欢的背后式。她答应了:你喜欢公狗干母狗吗?我大笑:对头!我要干死你这个母狗~ 她顺从地点了点头:你不要动,我来。只见她把右腿一转,身子一翻,已经转过去,而我的鸡巴仍然在她的B 内。这时,她已经两手趴床,收腹,撅起她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对着我了:来,干死我吧!我看着梦寐以求的大屁股,热血上头,两手把住两片臀丘,疯了一般插了起来,拚命的冲撞着她的大屁股,以出啪啪啪的声音,我的汗水顺着头髮流下来,她的浪叫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哦~ 日我~ 哦~ 扛不住了~ 哦~ 哦~ 大鸡巴~ 日我~ 哦我一直不停的操了五六分钟,期间没停过。感觉鸡巴的温度已经发烫。终于有了要射的感觉,但我真的接不上了,就躺在了她的背上想休息一下。

她看我累了,赶紧背住了我,慢慢地把呵呵在床上,我说:我休息一下就好。她靠在我身上,摸着我的脸说:哪有像你这样日皮的,一刻都不停。我说:那你爽不爽?她学着我的口气说:爽,爽都爽死喽~ 边说边不停的摸着我的全身。我说:你躺下吧,让我狠狠地日你!她笑着说:还是让我来日你吧!说完起身,面对着我把双腿叉开坐了下去。

啊,肉磨盘又要开始转动了!只见她两只大奶在我眼前晃啊晃,硕大的屁股转啊转。然而这次又有所不同,向左或向右转了两三圈之后又狠狠地坐下,随之会有叽咕一声,那是她的淫水在我鸡巴的挤压下喷薄而出的声音。我的鸡巴以根部为支点随着她的大屁股不停的做着旋转和直线运动。真是爽啊,那些一种怎幺样的爽法啊。

每次她坐下的时候,鸡巴通过她充满淫水的B 肉时都会有想射的感觉,但紧接着的转圈却平抑了射感,就这样我就像在情慾的风尖浪口里上上下下。如此反覆五六次之后,我全身的肌肉开始紧绷,精子开始从我身体的每个部位向我的鸡巴集中,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后聚焦到我的椎骨的最下端,我一只手握住她的大奶,一只手疯狂的抓紧她的屁股,我口中发出了胡乱的呻吟:啊~ 啊~ 快~ 快~ 她知道我要射了,马上不转圈了,只是死命的用她的大屁股起起落落。

她也配合着我的大叫:日啊~ 大鸡巴~ 日~ 啊~ 干死我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一洩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她的阴道,我整个人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轻鬆。

她却累的不轻,翻身倒在了床上,口中喃喃自语:舒服惨喽~ 日死我了~ 我发觉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累,从我的角度看到去,我的精液正慢慢地从她黑红肉穴中流出,她的阴毛已是湿得地一塌糊涂,两只大奶软软的耷拉在胸前。

欣赏了一会儿,我对她说:我们玩得这样大声,别人不会听到什幺吧。我是不怕的,你以后还要~ 她爬到我身边摸着我的脸:小心肝~ 你对老姐还细心哟~ 不怕~ 这里住的远,睡得又早,听不到。从小兄弟到冤家再到小心肝,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她的脸和眼睛红红的,写满了情慾,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这样,可能这就是操红了眼吧。我知道我和她都还想要而且还可以要。正当我要有所行动时,她说话了:差不多了,睡了吧。

我知道她也是为我着想,但我不干,因为我真的不是很累。我说我还想要。她犹豫了一会说:好吧,依了你,肚子空了吧,我们吃完再操个够~ 我一听这句充满挑逗的话,鸡巴又晃晃悠悠的抬起了头。她笑着打了一下:好不老实,等会夹死你~ 说完套了一件上衣,也没穿内裤就下了楼。过了十分钟左右,她捧着两碗麵上来。呵呵,这次可要丰富的多了,面有鸡蛋,有腊肉。

我笑着说:哈哈,吃鸡蛋补鸡巴哈。她白了我一眼:快吃吧,凉了不好吃。我看着她的碗里没鸡蛋,腊肉也只有几片,心中一阵感动,连忙把我碗里的鸡蛋分成一半夹给她:你也累了,分着吃吧。她接受了:心肝哟,你还体贴哈,会疼人。你女朋友还要跟你分手哈。我很感动,说:是啊是啊,她不识货。再说她也太瘦了,搞起来好不爽。

她似乎很高兴:哈,还是老姐肉肉的,操起来爽,对不?我哈哈大笑:对头对头!特别是你那两片大屁股,操起来命都可以不要!就这样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调情,我鸡巴早已抬头,虽然不像前两次般那幺硬,但还是直直的。我把脚伸了过去,挤在她的B 下,感觉热热的,还有水。她马上夹紧了双腿,一动一动的在我脚掌上磨擦。

我想起了贾平凹书上说的一句话,就问她:你知道世界上最爽的事是什幺事吗?她马上接上了:日皮我说:对头,那幺第二爽的事是啥子?她想了一会问道:啥子嘛?老姐想不到。我说:哈哈,就是我们刚才做过的,歇一会儿再日!她听了也是笑得很开心。我们终于都吃完了,将要再日皮喽!

那时,我的鸡巴上的淫水已经干结了,粘在上边很不好受。我说:我们先洗一下吧。她说:要得。来,你蹲下去,我给你洗。没一会,她把我洗得乾乾净净,自己也打上了香皂洗了起来。我心中一动:她对我不错,再说自己也从没舔过女人那东西,看A 片时看人舔得好像很爽一样,不如今晚试一试!想到这里,就打定主意,说:洗好了就上来吧,我给你也舔一舔。她听了很高兴地样子,嘴上却说:算喽,只听过吃鸡巴,没听到吃皮的。没关係,今天让你开个荤吧。说完我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两手撑住她的腿,把头埋在了两腿之间。

我爬在她的肚子上开始拨弄她的阴门,她的B 不太大,色也不太深,阴毛遮盖着大部分阴唇,她的阴唇实际上很肥厚,我扒开她的阴唇后里面的肉露了出来,小阴唇的边沿有些色素沉着,扒开小阴唇里面,相当鲜嫩薄薄的。小阴唇大小合适紧包着上面的阴蒂她的阴蒂好像并不突出我,伸手揉了几下她兴奋的哼了起来,我搓开阴蒂包皮看见她的阴蒂也就有绿豆那幺大,我就在她的阴蒂上舔起来,她兴奋不已混身颤抖嗯嗯的几乎叫出声来我又舔了几下她小的阴唇,有一股鹹鹹的味道。没有想像中很髒的感觉。没几分钟,她被我舔的身子都弓了起来,好像受不了的样子,气喘吁吁的叫我快操她:我……受不了了……快日我吧。我一听就转过了身,和她成69的姿势。

她马上明白了,用嘴把我的鸡巴吸了进去,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并不断的吸吮吹舔,还用手握住露出半截的鸡巴上下套弄。我一边舔她的B 一边享受,感觉着她的身体因为我的舌头而产生的剧烈反应,心中充满了自豪感。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刺激下,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怒涨起来。我把鸡巴从她嘴里抽了出来。

她也是迫不急待了,早把腿翘得高高的:快~ 日我~ 日死你老姐~ 我拿过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她的B 整个突出,阴唇一张一合的充满了淫靡的感官刺激!我翻身上马趴在她的肚皮上,鸡巴逕自插进了淫水泊泊流出的B 里。我很爽的叫出来,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她将双腿紧勾着我的腰,像深怕我跑了,一阵阵 咕滋 、 咕滋 的声响,呵呵得她又浪声呻吟起来:啊呀~ 嗯~B被顶的麻麻的~ 啊~ 又痒又麻~ 用力啊~ 日死我吧~ 我干着干着突发奇想,就把她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双手托住她屁股,用劲将她抱起:我们换个姿势,抱紧我的脖子,可别掉下去了。说完,就怀里抱着她跪在床上,我把她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抛动,鸡巴就在她的B 里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由于身子悬空,她的B 紧紧夹着大肉棒,龟头顶着花心!再说也不能大刀阔斧的干,龟头与花心一直摩擦着!她可能被磨的很爽,口中乱叫:嗯~ 酸死我了~B都捣碎了小心肝~ 你~ 你快放老姐下来~ 快放我下来吧我也累了,就坐了下来,双手将她的又肥又大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抛动着。她双腿也放下了,就用双手抱紧我的脖子,双足着力后开始转动她那无乱的又肥又大的屁股,採取主动出击。

她回过劲来,双手按着我的胸腔,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后她的又肥又大的屁股就像风车般旋转起来。这样一来,到我支持不住了,只觉得龟头传来一阵阵酥麻酸软的感觉,与自己主动日她的B 的快感完全两样,也乐得口中直叫:爽啊~ 啊~ 快快,不要停~ 我和她你一言我一语的乱叫乱嚷,乱做一团,房间里情慾大炽。最后,我俩终于玩够了,时间也很晚了,我发动了最后的攻势,在疯狂的冲刺之后,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黑红骚B 之中。

第二天醒来已是早上九点了,我睡得很死。醒来之后发现她早已下楼,床头放着一碗盖着的稀饭,旁边还有一盆炒鸡蛋,我狼吞虎嚥的吃完后就兴沖沖地跑下楼,跑到一半听到楼下传来了说话声音,估计是邻居吧。

我不敢乱来,只得回自己的房间老老实实地穿好衣服下了楼。果然,有一个几个婆娘坐在她家门口聊天什幺的。她看我下了楼,问我:你不吃早饭就出去玩吗?我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说:我吃过麵包了。我今天想上山去玩,应该往哪走?她马上会意了:来,过来,我指给你看。说完和我一起走出了门口,旁边那几个婆娘也七嘴八舌地介绍起来。

她和我走出了门口,轻声的说:你累不累哟,昨晚太猛喽。我说:还好,不累,但不想去玩,只想和你玩。她笑着白了我一眼:要不这样,你顺着这条黄土路走到头,转过那个弯弯再往左边折回来,走到我家的后门,我给你把门开起,你别出声,自己进来回到楼上去,我打发她们走了就上来。

我一听大喜:好的。你可要快点上来。于是,和她打个招呼后走了。按照她说的路没几分钟就折了回来,到了她家门口,偷偷摸摸的走了进来,怪不得人家说偷的感觉好,那种滋味真是好极了。上了楼之后我就坐在楼梯口等她。她果真很快把那些婆娘打发走了。

收拾好以后关了门上楼。她见我坐在楼梯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骂到:你就那幺急吗?我的把把她按在地闆上,双手就去抓她的大奶。她让我摸了一会,马上受不了了,让我把她抱到房间里去。她怎幺也有个120 或130 吧。我一使劲,把她抱了起来,进了房间后一把把她扔在床上。她在床上震了几下,那两坨大奶晃得让人发狂。她咯咯笑着:心肝哟,把老姐摔成辨辨喽。我说:哪里疼呀,我揉揉。她拍了拍自己的在屁股:这里~ 我跳上床,一把脱了她的裤子和内裤,抓住那两团令我着迷的肉就揉了起来,又把手探到她的B 上,却发觉早已湿的不成样了。

我飞快的脱了衣裤,抽出鸡巴,从背后就插了进去。那时的她正屁股朝上,而我则躺在她的身上。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说唐明皇和杨玉环就爱玩这种姿势的,还美其名曰:比冀双飞。很快,我体会到了其中的奥妙,如果有一个大臀,那幺这种姿势就会很爽。两片臀肉夹在鸡巴和B之间,操起来啪啪有声,有冲刺的爽劲,却不会像冲刺那样很快洩身。

我就这样操了有7 、8 分钟,感觉相当不错。让我停下来的原因是淫水太多已经把她屁股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我起身后她就轻车熟路的翻身上马操起我来。这时我发现我自己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我的射精时间了。这次我的时间很长,足足有20分钟后,我才在抱着她狂操了几十下之后射了精。

完事之后我看了看表,发现才10点多,她就让我睡一会。我就睡了一会,等她叫我的时候是11点半了。我只得起来从她后门出去再从原路返回。到她家正门后她已经开了门。进去之后,我拿出了50元钱,说:我的住宿钱还有吃饭钱。中午吃好点。

她接过钱,说:行,你等会,我去买吧。没一会,她就回来了,还给了我20元:拿着,怎幺算都够了。我不答应:收着吧,没关係。她把脸一闆:怎幺,要伤老姐的心不是?我一听,急了:没,没有这个意思。你说收着就收着。我怎幺忍心伤姐姐的心。说完把钱收了起来。这次的菜很好,有鱼有肉,我吃了两大碗饭。

她还没吃完,就对我说:不出去逛逛吗?湖那边风景不错。我心想也好,可以打个电话回学校问问情况,毕竟我出来两天了。在湖边逛了一会,风景真是不错,是个隐居的好地方。唉,看着满眼的青山绿水,心情却起了波澜,我毕竟是要走的,她应该是值得我留恋的。和一个大我十多岁的女人做爱,我以为我会感到羞愧。

但是我没有,真的没有,两个寂寞的人在彼此需要抚慰的时候给了对方真诚的肉体,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抛开世俗的偏见,那应该是问心无愧的吧。想到这里,心里一阵轻鬆。逛到一家小店边边,买了一些当地特有的土特产,开始给学校的室友打电话。一问才知道班主任找过我,室友胡乱的说了个理由,还建议我赶快回来。我挂了电话向店主打听,得知这里的最后一班车是15点。这样算起来,如果赶得上火车的话,凌晨应该能回到学校。

打定主意后我回到了她家,那时已经是13点两。我告诉她我要走了!她正在洗碗,听到我的话停住了手里的动作,幽幽地歎了口气。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她似乎也很伤感:是该走了,上楼睡一会吧,到时我叫你。我上了楼,收拾好之后在床上躺下,却一直没睡着。没过一会,她上了楼。走进房间后,也没脱衣服就在我身边躺下了。她把头靠在我并不宽阔的肩上,用手抚摸着我的胸膛。就这样我们静静的躺着。

真的是最恨是离别啊。两天里她带我走进了**的殿堂,而现在我们彼此留恋的却不是对方的身体。从最初的不信任到此刻的相依偎,我却觉得已经伸入了对方的深处。如果两天是一生的话,我愿意在她的身边过完这一生。

终于,是该走的时候了:你走吧,姐姐就不送了~ 回去好好的,别胡思乱想,也别在来了。能和你好上两天,姐姐已经知足了。我翻身而起,压在她的身上,亲吻她,爱抚她。她最终握住了我的手:姐姐很高兴,姐姐知足了。她帮我整理好身上的衣服送我下楼。走过楼梯口我回头看她,发现她的眼睛已经红了。我再也忍不住了。

放下行李,一把抱住了她,她没有反抗,终于在我的怀里融化。空蕩而寂静人楼梯,两个苦受煎熬的灵魂,两团炽热的肉休,柔情如春风化雨,激情如大江东去。

让我再爱你一次吧!喔~ 心肝~ 喔~ 来吧~ 来~ 姐姐爱你~ 我跨在她的身上,试图用尽全身力气,给她我所拥有的全部青春的力量。我分明看到了她那丰满的肉体背后那善良、多情的心!我们终于结束了这场完美的**。双方的肉体都不自觉的颤抖着,她在我的身下啜泣着:姐姐好高兴啊……。

她就站在楼梯口送我出了门。我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声音:别再来了……手中握着车票,走过了路口我回头,看见她坐在了门口,手中拿着一个篮子,低着头。心中一乱,彷彿又回到了昨天初见时的情形。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